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萌萌的熊猫宝宝

在保护生物学的应用中,人们常用旗舰物种的号召力和吸引力来促进对珍稀濒危物种的保护。旗舰物种是指某个物种对社会生态保护力量有特殊的号召力和吸引力,可促进社会对物种保护的关注,是地区生态维护的代表物种。

大熊猫属于哺乳纲、食肉目、熊科,是我国特有的珍稀物种,它与众不同的黑白体色和萌萌的外表吸引了国内外大量的粉丝,也是世界上最著名的旗舰物种之一。其形象还被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和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CWCA)等环保组织用作徽标。

人类能够投入在动物保护上的资源是有限的,所以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在保护一种动物的同时,也可以兼顾其他动物。这些被优选出来作为被保护生境区域的代表物种被称为伞护种。

成年野生大熊猫需要的栖息地面积极大,单只大熊猫的家域面积为4~20平方千米。保护好大熊猫栖息地的同时也保护了在其栖息地内生活的扭角羚、毛冠鹿、金丝猴、斑羚、黑熊、绿尾虹雉、雉鹌和红腹锦鸡等几十种珍稀动物,所以大熊猫当仁不让地成了首屈一指的伞护种,是少有的集旗舰物种与伞护种于一身的明星动物。

在大熊猫的旗舰物种效应影响下,我国共建立了67个以大熊猫为主要保护对象的自然保护区,总面积达25,800平方千米。野生大熊猫的种群数量也因此由跌转升,到2013年底达到1,864只。

据此,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在2016年将大熊猫的保护级别由濒危(EN)降至易危(VU)。

与此同时,大熊猫的迁地保护工作也取得了极大的成效:人工圈养种群的数量增至471只,基本上实现了圈养种群的自我维持;还与国内外几十家动物园开展了繁殖合作研究,以提高其适应多种自然环境的能力。

赫赫有名的“食铁兽”

大熊猫有着毛茸茸、胖乎乎,似乎人畜无害的外表,特别容易让人觉得它们温柔和善。但事实上,它们是食肉目动物,更是本性凶猛的熊类动物,它们的祖先都以捕杀其他动物为食。

我国古代的很多文献将大熊猫的凶猛程度与老虎、黑熊并列,例如,以“如虎如貔,如熊如罴”来形容军队的勇猛。

虽然后来大熊猫转向以竹子为主的素食性,但其肉食动物的器官和结构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

锋利的前爪可以轻易地抓裂木板,抓破树皮,甚至在铁栏杆上留下划痕;尖锐的犬齿虽然略有退化,但在长期取食竹子的过程中锻炼出来的强大的臼齿咀嚼能力,使其可以轻而易举地咬断竹节,甚至铁锅铜盆,这也是它得名“食铁兽”的原因。

大熊猫有尖锐的犬齿和强大的臼齿

断竹似切豆腐的“功夫”熊猫

大熊猫是独栖动物,在非繁殖期会对进入领地的其他大熊猫发起攻击。成年野生大熊猫是其领地内的霸主,别说斑羚、鬣羚和林麝等温柔的偶蹄类动物不愿与它们争斗,黄喉貂和灵猫等体形较小的猛兽看见它们会远远地躲开,就连凶猛异常的金钱豹、豺和狼也不是它们的对手,甚至通常在丛林中横行霸道的黑熊也不愿意与它们正面交锋。

在大熊猫自然栖息地工作了几十年,我们还没有遭遇过野生大熊猫。有人说我们运气不好,但我们知道,大熊猫拥有极灵敏的嗅觉,相距很远就能察觉并主动避开人类。

当野生大熊猫出现在你面前时,要么是避无可避的狭路相逢,要么就是它觉得你对它或者对它的幼仔有威胁。而无论哪种情况,它都会跟你大打一架直至拼出胜负。

所以我们一点也不愿意有遇到野生大熊猫的“好运”,有时候甚至故意和同伴大声说话,用这种方式提前给大熊猫报信,希望它们提早离开,避免一不小心的狭路相逢。

个小劲大的熊猫宝宝

幼年大熊猫遗传了其父母力大无穷的本领。有一次,我们送4个月大的茜茜二仔去轮换哺乳(为提高存活率,我们对双胞胎幼仔进行母乳和人工乳每10天一轮换的哺乳方式)。路上它一直很乖,但刚把它放下地,它就抱住我们的腿脚不放,好像是撒娇要父母抱的孩子。

小家伙个子虽小,力气挺大,掰开它的一只手脚都十分费劲,而且刚掰开一只胳膊,往往另一只胳膊又缠了上来。当我们好不容易将它抱离开时,却听“刺啦”一声,腿上凉意袭来——裤管被撕破了。

我们下意识地想要给它一个教训,小家伙却抬头望着我们,圆圆的黑眼珠上似乎有水花浮动,极似认错的孩子。我们心一软,高举的手臂轻轻落下,捏了捏它的脸颊,把它放到母亲茜茜的怀里。

小家伙发出“嗯咛嗯咛”的叫声,好像受了极大的委屈。它吃过母乳后,又回过头盯着我们“嗯哼”了几声,似乎是在说:“我就欺负你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玩“玩具”喽!

圈养大熊猫和其他很多哺乳动物一样,会很友善地对待给它们食物的人,不会轻易向好心的“奶爸奶妈”发起攻击。但长期处于圈舍环境里的它们也很无聊,一旦抓住机会也会将人当作自己的玩具。

有一次,大熊猫“琳琳”从雅安碧峰峡住所的围墙里溜了出来。工作人员发现后一边疏散游客,一边试着将它哄回去。

但玩兴奋了的“琳琳”却很享受这种无拘无束的幸福时光,一会儿在树林里漫步,一会儿在小径上小跑,偶尔还在草坪上打个滚,玩得不亦乐乎,甚至对平常十分爱吃的竹笋都不屑一顾。工作人员紧紧跟随在它身边,无计可施。

突然,它猛地加速,一把抓住饲养员老李的腿,把他拉倒,抱在怀里就是一顿亲热。虽然它没有用牙齿伤害老李,但两只胳膊反复折腾。不一会儿老李就失去了抵抗能力,再加上害怕,很快就脸色苍白。

周围的工作人员一直在想办法救援,但给它食物不要,两个人抓住它的一只胳膊用力拉,它手一甩就将人推一边去了。情急之下,管理员罗波抱住“琳琳”的头往后奋力一拉。“琳琳”终于松开老李,却转身按住了罗波,继续它的游戏。

就这样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其间“琳琳”又换了两个拥抱对象,始终不愿意“手中无人”,最后还是靠注射麻醉剂才让“琳琳”安静下来,并把它送回了圈舍。

虽然事情过去了很多年,但每当提起此事,罗波还是心有余悸:“幸好琳琳对人友好,没上口,也没下重手,要不肯定不止几个轻伤员了。”

以竹子为食的大熊猫

极其护幼的“妈妈”

野生动物的雌性通常较为温柔,但当它们和幼仔在一起时却极易呈现出凶猛的一面。大熊猫妈妈在带着幼仔生活的日子里也特别有攻击性,会驱赶进入其领地的一切可能对幼仔有威胁的事物,即使是经常给它们提供食物的“奶爸奶妈”也不例外。

2016年12月17日,我们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员韦华等由于连续两天没看到参加野化培训的大熊猫幼仔“八喜”,担心小家伙出事,于是进入野化培训圈中寻找。当他们在密林中费尽心力终于找到“八喜”而如释重负时,却不知道危险已悄然临近。

就在他们完成任务准备离开培训圈时,“八喜”的母亲“喜妹”拦住了去路。“喜妹”收下了韦华准备好的几根竹笋,却毫不留情面地猛扑上去,把他拖倒在地并疯狂撕咬。同事们花了五六分钟的时间极力驱赶才将“喜妹”驱离。

韦华受伤昏迷,送到医院后好几天才苏醒过来。尽管韦华表示“这是野生动物保护事业过程中的正常现象”,但是他当时的伤情十分严重:脚筋被咬断,四肢肌肉被严重破坏,双手腕骨被咬断,左手掌被咬掉了约三分之一。

保持安全距离最重要

我们将受伤或病危的野生大熊猫救护回来并完成治疗后,一般会将其中生活能力低下或严重残疾而不宜放归的个体圈养起来,通过人工繁殖的方式以扩大大熊猫的种群数量,但这只是迁地保护的一部分工作内容,最终的目的是要将它们放归山林,以补充野外小种群或扩大大熊猫的分布范围。

为维持大熊猫的野性,增强它们的活动能力,培养它们在丛林中唯我独尊的感觉,研究中心修建了几个野化培训圈,让大熊猫母兽教给子女野外生存的技巧。

野生大熊猫栖息于高山峡谷地带的深山密林中,所以野化培训圈也建在同样的环境中。施工不易,监测更难。但为了大熊猫的种群发展,一代又一代的“熊猫人”不畏艰难、不辞辛苦、甚至无惧生命危险,年复一年地在山里观察受训大熊猫的点滴变化。

有着萌萌外表的大熊猫

但是总有个别游客过于好奇,试图参观正在进行野化培训的大熊猫,甚至想尽办法要偷偷潜入培训圈中。此外,也有当地村民在培训圈周边大声喧哗,有时还偷偷地进圈采药、挖笋、摘野菜。

当工作人员好心劝说,告诉他们大熊猫很危险时,很多人根本听不进去。他们那不以为然的眼神明显在说:“大熊猫那么乖,怎么会伤人?”

在此,我们呼吁:为了大熊猫种群的健康发展,请尊重广大科研人员用血汗浇筑出的研究成果,减少对野化培训大熊猫的干扰;同时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请与大熊猫保持足够的安全距离。

请记住,外表萌萌的大熊猫,也是猛兽!

最后,

欢迎大家来北京自然博物馆参观!

2022年1月18日至2022年6月17日,

“熊猫时代——揭秘大熊猫的前世今生”展览,

在这里等你噢!

END

作者:张和民、张明春、张大磊、何胜山(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

责任编辑:郑钰

排版编辑:张一涵

本文为《大自然》杂志2017年第3期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扫码关注我们

北京自然博物馆

官方

大自然杂志

官方

北京自然博物馆

官方微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